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奇葩:男子带儿子鉴定无法确定亲生。

艾镁网| 2018-6-22 22:41 阅读 103 评论 0
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三年前,亲友一句:李先生和儿子小明长得不太像,让李先生起了疑心。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他先后3次带儿子进行亲子鉴定,两份报告显示儿子为亲生,一份显示为非亲生,期间,还有人匿名赠送一份克隆报告。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绝望了!鉴定无法确定亲生 一切起因竟是亲友一句:儿子长得不太像
之后李先生小儿子出生,他决定带上两个儿子,前往香港做亲子鉴定。结果显示,小儿子为自己亲生,大儿子的亲子关系概率仅为32.25%。如此一来,李先生做了四次鉴定,儿子到底是不是亲生的,至今都没有办法确定。
延伸阅读:“妻子”产女后回娘家失联 女儿办户口时亲子鉴定才知非亲生
“不管怎样,孩子不能走……”带了6年多的孙女,上户口时做鉴定竟然不是亲生的,这可真让辽宁本溪桓仁县的刘大妈上火了。
不过,刘大妈上火犯愁的可不是这么多年的疼爱白瞎了,而是担心孩子知道这事上火,怕孩子被亲妈领走,没户口怎么上学。而刘大妈的儿子小刘也表示,自己对孩子的疼爱不会变。
在民警的帮助下,几经周折,孩子的户口终于落在了奶奶家,刘大妈乐得合不拢嘴:这回孙女跑不了了,上学也不愁了。
爸妈结婚没领证,6岁女孩没户口
小刘是桓仁县普乐堡村民,这些年一直在外打工。
2008年的时候,小刘在河南打工,打工之余喜欢上网聊天,在网上结识了在广州打工的河南女孩小赵。两个人聊得来,小赵就回了河南,和小刘住在一起。
过了两年,小刘带着小赵回到老家桓仁普乐堡,举办了婚礼。
在农村,只要办了婚礼就算是一家人了,两人也没到民政部门登记领结婚证。而小刘、小赵还有小刘的家人,也都没把领结婚证当回事。
2011年,小赵生下了女儿芳芳,一家人非常高兴,尤其是奶奶刘大妈,更是疼爱这个孙女,不管是到邻居家串门还是下地干活,走到哪都要背着抱着。
转过年,小刘觉得在家务农收入太少,正赶上有机会出国劳务,就报名出了国,留下小赵和女儿在家。可让小刘没想到的是,2013年,小赵以自己水土不服为由回了河南老家,再也没有回来。
妈妈走了,奶奶就更心疼孙女了,芳芳也离不开奶奶。
可是,芳芳不知道,刘大妈也没想到,小刘和小赵没领结婚证,芳芳也就没上户口。直到2017年,芳芳要上学时,这事才被想起来。
开证明做亲子鉴定,养育6年的女儿不是亲生?
普乐堡派出所所长丛志江告诉记者,按照政策要求,像小刘和芳芳这种情况需要做个亲子鉴定证明父女关系,才能把芳芳的户口落在小刘家。
“可就是这个亲子鉴定出了意外。”
2017年9月,小刘和芳芳做了亲子鉴定。“本来以为就是走个程序的事,却没想到鉴定结果竟然是芳芳并非小刘亲生。”
丛志江说,这个结果让小刘挺受打击,“不过我跟他唠了,他说孩子是不是自己的自己心里有数,怀疑是鉴定错了。”
让丛志江欣慰的是,小刘一家人并没有因为鉴定结果而嫌弃芳芳。
“孩子奶奶非常护孩子,小刘也说要重新做鉴定,他想自己找鉴定机构,我说也行,可是他在浙江那边打工一直也没做上。”
丛志江说,因为小刘回来一趟也不容易,他们跟县公安局治安部门和市公安局户政部门联系协商,拿出了另外两个解决方案:帮刘家办收养或是找到孩子母亲、落到母亲户籍上。
女孩成功落户,是不是亲生都疼爱
第一个方案很快就被否决了,通过与民政部门沟通,芳芳的母亲还在,不符合收养条件。丛志江说,他们只能想法寻找孩子母亲。可是,民警先后7次到小刘家里找到刘大妈,却都没得到有用线索,只听说小赵现在河南郑州。
2017年12月4日,通过信息平台查询和研判,民警查知河南郑州有个“小赵”曾在2017年10月到桓仁待了10天。
这个小赵会不会就是芳芳的母亲呢?
如果是的话,她到桓仁来干什么?是不是来看孩子呢?
丛志江马上联系刘大妈,可刘大妈却一口否认孩子的妈妈来过。
难道真的是巧合?丛志江安排民警调取这个小赵的住宿记录,找到其照片,让刘大妈辨认,刘大妈表示辨认不清。“又找到孩子的姑姑辨认,她看了照片后明确说,这就是我嫂子。”
又经过一番周折,民警联系到了小赵,可她却不愿意把芳芳的户口落在自己的户籍上,因为她已经和别人登记结婚,重新组建了家庭。
丛志江再次和户政部门研究,请小赵写一份关于芳芳情况的说明和给芳芳在小刘家落户的申请,签字后快递到桓仁。
“民警再取证芳芳不是被拐卖儿童,找刘家邻居和当地村民村干部调查取证、采集信息、完善材料……”
2018年1月,芳芳的户口终于落到了刘大妈家的户口本上,刘大妈高兴得合不拢嘴:这回好了,我这个孙女跑不了了!
刘大妈说,不管儿子还做不做亲子鉴定,做出来是啥结果,芳芳都是她的亲孙女,她都会像过去一样疼爱。
丛志江告诉记者,这时刘大妈说了实话,其实她知道小赵的消息,去年10月小赵到桓仁也是来看孩子的,可是她怕民警找到小赵把孩子户口落到河南,再被小赵把孩子领走,就跟民警撒了谎。
丛志江说,虽然这给民警添了很大麻烦,可刘大妈的初衷是舍不得孩子,“鉴定并不一定百分之百准确,可刘大妈一家对孩子的爱却是百分之百的,东北天冷,可人心不冷,热乎着呢!”